无敌病患

4444立4444

【速度】关于喜欢这种事(下)



好巧。


osochoro双向箭头!




傻白甜(?) HE  ooc  词穷 ………

⚠⚠R18!!低俗肉有TOT!完全不好吃呢…!虎头蛇尾w…来着。大家就假装其实这个也不是那么H吧…

不适者请快速xxx!

 前两篇请点击那只可爱的choro↖!






おそ松轻微俯下身用舌缓慢地扫过チョロ松的下唇,左手手臂顺势抬起并随意地搭在对方后背紧靠着的墙壁,不留余地将他控制在股掌之间。




他的双唇灵敏地察觉到チョロ松好像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惜他的肢体比他的大脑神经反应的更快,おそ松硬是将膝盖坏心眼地挤进了对方紧紧夹着的两腿中随即毫无频率可言的蹭着他的下身,又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窥视着チョロ松的反应。




对方面色潮红,双目紧闭。轻咛与未能及时吞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出,身体随着おそ松膝盖的摩擦而不自觉地跟着痉挛。




糟糕透顶。



おそ松观察着他的举动嘴角情不自禁微微向上。


接着他灵活地用舌头撬开对方的唇齿并有些生疏地挑逗チョロ松柔软的舌。由于被钳制,チョロ松只能顺从着他的胡搅蛮缠,身体瘫软无力地借助着おそ松的腿部支撑着。


他更加疯狂地掠夺着他口腔的每一处角落,自家弟弟津液的香甜毫不吝啬地滑进味蕾,おそ松大方地吞咽进去之后从喉咙里滚动出声,这时耳边传来チョロ松竭力抑制住的呜咽。


想必是快要难受地哭出来了吧。



想到这里おそ松这才略有不甘地离开了チョロ松的唇瓣,又安慰似的舔掉チョロ松嘴角的水渍。双臂包揽住对方的腰肢使其站稳,チョロ松的头垂在他的颈窝上,不住地喷发着潮热的气息。




チョロ松一言不发地喘息着,绕过おそ松肩膀的双手遮掩住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的面颊,水痕沿着脸部滑进了衣领之中,眼角与周边的睫毛都湿漉漉的一片,仿佛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一般。



「一时兴起?」




チョロ松哽咽地低泣道,眼泪再一次翻涌上来差点淹没了埋在手心中颤抖的短句。




很显然不是。おそ松加重力度圈住怀中的人心慌意乱。




「おそ松哥哥,」那人抽噎着模糊不清地低声诉说着,双臂带着留恋轻缓地环住おそ松的脖颈。



「…求求你,别再这么温柔地对待我了。」



这个啊,稍微有点抱歉、因为做不到。



「也请不要再亲吻我了。」




…搞什么?要求越来越过分了哦?明明只是个排第三的,竟然敢对长男指手画脚了。



「…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感到捉弄我很有趣吧。」



哈?这话要反过来问你才对吧,自我意识过剩的松野チョロ松君,偶像宅都这么不自信吗?拜托你再用脑子过一遍啊。




「我说,」おそ松并不打算接着チョロ松的话茬,而且装作十分困扰的正经模样浅皱了下眉头低头望向チョロ松,对方泛红的眼眶与鼻尖不禁令他胸口一紧,口中却尽量以轻佻的语气回应道,「你怎么这么迟钝啊。」



チョロ松听闻便恼羞成怒地挣扎了一番,拽紧了他手臂的人突然忍俊不禁地靠近他的耳廓,屈身呼出一团令人缩颈的热气:



「チョロ松,我喜欢你。」



おそ松感觉背后的卫衣被猛地抓住,怀里的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低垂着眼瞥向他,瞳孔里的星尘快要散落在两人周围稀薄的空气中了。




「干嘛露出那种表情,很难看啊,」おそ松嘴上漫不经心地说着,心中却恨不得立马把他揉进怀中,「想听多少遍都可以的哦?我喜欢チョロ松,最最最喜欢チョロ松了…」




「啊啊别再重复了!这个白痴!…」チョロ松面红耳赤地出声打断对方厚颜无耻的告白,稍微抬起的眼正好对上おそ松盛满笑意的双眸,他不由自主地将声音放轻,视线飘忽至一旁:


「喜欢…おそ松哥哥。」



「…喜欢谁?刚才稍微没有听清——」おそ松听闻后展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眼中流光却跳动清晰。



「少给我得意忘形!」突然对方变了面孔般怒不可遏地低喝道,随后又切换成刚才忸怩的模样一头扎入おそ松的怀中。



下一秒隔着布料的胸口传来低颤,发出闷声的脑袋供给了与
大脑神经的共鸣。



「…喜欢おそ松哥哥,最喜欢了。」



左侧心房中的血液大肆张扬跳动着一并拥挤地蹿向身体各处,又准确无误地再次循环流经维持活动的脏器,生生不息。



「チョロ松,

来做吧。」



「喂你给我等下…!」チョロ松眼疾手快地捉住正兴致勃勃解着他皮带的双手,有些局促不安地制止道,「……你、你不是饿了吗。」



「啊,这么说来是有点…」おそ松听闻竟出乎意料地顺承道,揉了揉空空如也的胃部后肚子应景地发出不尽人意的咕噜声。



「…哈?」チョロ松不由得膛目结舌。




「总之チョロ松先去做饭啦——」おそ松突然挺直腰板,嬉皮笑脸地将チョロ松大力推进了厨房,看也不看对方一眼便只身走进了卧室,悠闲自得地哼着某不知名的小调的模样仿佛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搞什么!!



动作全部都不由得加重,チョロ松将手中外表凹凸不平的土豆想象成某个白痴的脸怒气冲冲地削下一层薄皮,锋利的菜刀随着剁在木质垫板上的痕迹与愈来愈小的土豆规律的落下,又将切好的土豆块扫入不锈钢盆中。



实话说……




又从水中捞出的鸡胸肉细腻地切成大小一致的方块,取出冰箱里的咖喱汁并与刚刚切好的食材倒进锅内,有些心不在焉地翻搅。



……并不讨厌。




当チョロ松将喷香的咖喱均匀的洒在新蒸米饭的右半边装盘时,卧室暖桌旁的某人已经开始不耐烦地敲碗叫嚷了。




おそ松狼吞虎咽地解决掉了一盘半后,チョロ松依旧托着腮部看着盘里剩下三分之二的咖喱若有所思,口中食物的味道如同石蜡。




「不愧是チョロ松,手艺真好!」おそ松咽下最后一口后不禁心满意足地夸赞道。「是吗,下次有空再多做些。」チョロ松神思恍惚地挤出一个笑抱以回应,起身将碟筷摞在一起后放入洗手台。




十分后从厨房内传来餐具摆放到橱柜中的脆响,チョロ松一边用毛巾认真擦干手上细微的水珠一边走进卧室,对着沙发上正在游手好闲翻阅漫画的人说:「おそ松哥哥,我去趟厕所。」




「好——」




チョロ松转身关上卫生间的门后径直走向马桶前,抽出皮带褪下外裤至膝盖处,白皙柔嫩的腿部裸露在空气中不由得引来他一阵颤栗,平时掖到裤内的衬衫摆角松垮地下垂在臀部两侧更显消瘦。




当他刚想解决一下急求时,身后的人比他更先一步动作。


http://m.weibo.cn/5892059228/3960293719530096?sourceType=sms&from=1063195010&wm=9848_0009



白色的浊液伴着闷响同时在两个人的顶端释放喷出。接着おそ松将手与チョロ松的手重叠在了一起,十指紧扣。




「要一直跟我在一起哦。」




Fin。




咦等等!!——XD


「早安…おそ松哥哥。」

「早上好啊Totti~!」

「看样子已经安全上垒了?」

「…!??你这小子怎么会知道!!」

「啊昨天其实都已经到家门口了…咖喱什么的,对吧。」

「……」

「拖你们的福,我们昨天和爸爸妈妈去住了一晚上旅店呢,床还没有家里的舒服。」

「…那还真是谢谢呢。」

↑话说这个可以当作附加什么的!!?






ouo谢谢各位观众老爷!


刚才被查水表了呢w…TOT这次应该差不多了?好羞耻呀连发三遍…!中间的肉走那个链接!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直接上微博搜“ECHO立秋刀鱼”就可以了!感谢!


以及拖更什么的真是非——常抱歉!!头次炖肉也不知道这个合不合格,来提提建议那是最好不过了!!


总之真是非常感谢大家!因为速度和三男结识了好多可亲可爱的小姐姐们!好开心!不过因为中考要闭关,可能段时间也不会再写新东西啦(可无视这个

一直在等待的姑娘们也是,非常感谢!(鞠躬


评论(4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