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病患

4444立4444

【速度】有关喜欢这件事(中)



正确传达给你了吗?



oso>(<)choro
三章结束。((突然感觉不够写…
持续ooc 傻白甜()注意。标配HE。
分级R18,低俗肉有。

吐槽役想的就是多啊哈哈(别。秋罗就是那种感情细腻到让人心疼的孩子呀TOT。好像意识流过剩了…嘛如有不适请快速x!




チョロ松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早起晨跑的トド松。颈部搭了条毛巾的トド松惊讶地戳戳他鼓鼓囊囊的背包:「不是吧,チョロ松哥哥,你买了够几天吃的?」

「哎?这只是早餐的分量,家里可是有八口人啊!」チョロ松一本正经地回答着トド松类似调侃性质的问题,「真头大…要吃好的话就要多点食材啊。」

「真是没想到…」トド松配合地接着感叹道,他可有理由来逃避每周轮流的买菜魔咒。


「你今天出来的可比往常早啊,头一次在这里碰到你…」

「打住,チョロ哥哥。你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隔壁邻居家的阿姨了。」

「喂你怎么能…」

「而且不是我出来早了,」トド松望向チョロ有些发白的面孔长呼一口气,「是哥哥你起来晚了哦。发生了什么事吗?」

见大事不妙,チョロ松后背爬上一层冷汗,提着装着鸡蛋袋子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紧,有些慌忙地敷衍着自家的末弟:「那个啊,喵酱的最新专辑还没寄到…!实话说,有点不放心来着。」

「真的吗——?」
「是真的。」
「那就奇怪了,我从没看到チョロ松哥哥不准时过。」
「都说了是因为不放心啊你还想听些什么解释啊!?」


トド松突然眯起眼睛,目光在チョロ松身上四处游走,想捉出一些蛛丝马迹。チョロ松不着痕迹地加重了右手上的力度,顺势低垂着眉眼一言不发。


「算了,チョロ松哥哥。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最终トド松脸上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抛下一句话就沿着相反的方向跑开了。「喂所以说啊…!」チョロ松机械地扭过头去目送着他的离开,这家伙竟然清闲到这种地步了。




チョロ松再次慢步踏上回家的坡道。不过说真的,トド松的那副神情就像在表述着「昨天晚上我不小心看到家中的长男和三男在——」


打住,请打住!!


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希望那些话从トド松的口中吐出。然后接下来他会顺理成章地红着脸辩解,在トド松惊讶而又得意洋洋的眼神下满足自己卑微渺小的虚荣心。可能在这个时间点上,他的背包也绝对不会像这么沉。




就像是前不久。おそ松连带着チョロ松犯了错,妈妈只把糖果分了给四个人。


在四个人欢呼雀跃、对他们挤眉弄眼之时,他装作万分不爽的模样,努力对おそ松的道歉视而不见。

实际上他却对那种只存在味蕾片刻且破坏牙齿的食物没有任何兴趣,只是单纯想给这个白痴一记教训。


结果那天,おそ松半夜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满满一大罐不同口味的糖果回来,偷偷在睡觉前塞到チョロ松的手里,冲他小心地使着眼色。


然后在被窝中,他嘴里一块接着一块的含着,后半夜糖和眼泪混到一起齁到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右手边的人用拇指揩去他眼角中残余的透明液体,低声像是埋怨般的调侃着他的敏感,只是吃几颗糖啊,哭什么鼻子。


喜欢再给你带回来啊。




被风遗忘的枯叶与新飘落的金黄色叶子掺杂在马路一旁。チョロ松甚至庆幸远处平时脾气暴躁的街面清洁员没有像平时那样将所有的落叶都堆积在中央,不然以现在状态的他,一定会踏入那堆混入灰尘和石子的垃圾燃烧物,然后再不甘心地回家清理鞋子。


「鞋子竟然能脏成这样,不留神什么的也至少有个限度啊?」


「这种事拜托你不要再重复了好吗,」チョロ松坐在玄关的台阶处用湿抹布使劲擦拭着浅绿色的鞋面,「啊对了,包里有块鸡胸肉,先去泡到温水里帮忙解冻一下。」


「是——」おそ松在チョロ松的背后敬了个不为人知的礼后跑到厨房,随即配合地传来了碗盆碰撞、水流哗哗的声音。


チョロ松将鞋子摆放好,经过被翻个底朝天的背包时不禁冒出冷汗,他认命似地蹲下来好好地将食物归了类。


「对了チョロ松,现在家里就我们两个人哦。」おそ松听着塑料袋发出的响声,悠然自得地将鸡肉投到盛有热水的钢盆中,「好像是各自都有事情要做,据说午餐也不用留份了。」


「咦,这么少见?爸爸妈妈也不在?」チョロ松将精挑细选的洋葱放到一旁,若有所思。「那我们就简单吃一点吧,原本打算做咖喱来着。」



「诶——」闻声おそ松从厨房中径直走到チョロ松面前蹲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可以少做一些嘛。我想吃。」「不行,会浪费食物。」チョロ松头也不抬地一口回绝。


「我想吃——!拜托你了,チョロ松撸管松Cherry松——!」

「好吵!!都说不行了!!チョロ松就算了,后面那俩莫名其妙的称呼是什…」感受到发声源变得聒噪起来,チョロ松怒目圆睁着猛地一抬头,那张挂着无耻笑容的脸近在咫尺,チョロ松故作镇定面无表情,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后挪了一些距离。「…么。」

这个白痴!靠的那么近是要干什么啊!

「是爱称来着。」

哎?

「对喜欢的人总是想用上与众不同的称谓,这太正常不过了吧。」浮现出少见的一本正经的面孔,嘴巴开开合合说着听不懂的什么短句。


チョロ松膛目结舌地着看向他,缄口无言。

「我…」


「开玩笑啦!」おそ松突然捧着肚子若无旁人地爆出一阵大笑,チョロ松依然呆若木鸡地端正跪坐在对面,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チョロ松真容易上当啊!」おそ松得意洋洋地看向他。

…这是什么新式的恶作剧吗?


明明心中一直入住的是别的旅客,明明就快要发疯地、不顾一切地宣告出自己对他的感情了,而他说的话却是骗人的,简直是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啊。


不过也是啊,世界上哪有那么少见的事。六个脉络相通的兄弟中,偏偏有两个人跨过道德与伦理的界线,打从心底互相喜爱着。


要是真的有,也绝对不会是他们。

腐烂在身体中一辈子吧。


「チョロ松…?」おそ松注视着面前面色渐渐暗下来的人而感到踌躇不安,手悬在空中不敢触碰到他好像在颤抖的肩膀。

糟糕了。

他打赌他不想让事情发展成这样的。


面对着的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好似怅然若失地站起身,勉强微笑着对他说:「咖喱饭是吧?おそ松哥哥,我去做好了。」

不知道为何,おそ松觉得他连与平时角度相同的笑容都很苦涩,眼神中的疏远都仿佛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于是当他熟练地从背后系上深绿色的围裙,捡起今早新买的食材便要走进厨房时,


「喂…你给我等等!」

おそ松突然直起身来,还没有思考便直接莽撞冲上前去,将チョロ松不偏不倚抵在了电话桌旁边的墙上,力气之大到引得チョロ松传来一阵惊呼。


「お、おそ松哥哥…」

好像都带有哭腔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哥哥可是会心疼的哦?


おそ松抬起チョロ松的下巴,将对方的唇送到自己的舌齿之间。




tbc.

TOT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说实话,这节奏快到无法想象啊
而且,下一章百分之七十都可能会是黄……真的没关系吗
好想有生之年为我速度开个中篇

评论(35)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