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病患

4444立4444

【速度】有关喜欢这件事(上)

是不会亲口告诉你的。



oso>(<)choro
因中译太多so名字用日文啦!
三章结束。
ooc 傻白甜注意。标配HE。
全文分级R18,低俗肉有。



开着窗子,吱呀吱呀的微凉秋夜中,风吹过了二楼外被冻的硬邦邦的黑色瓦砾,吹过了冰冷的实木窗台,好巧不巧地吹进了他们六个原本还充满热气的狭窄的被窝中。



チヨロ松用手掌缓慢地撑起身体坐在被褥之中,因为寒风毫不留情地灌进脖领而瑟瑟发抖。



为了避免打扰兄弟们的睡眠而谨慎地退出了被窝,又转身抚平十四松和おそ松之间因为他的离开而鼓起的被子。



他将头伸出窗外,夜深人静中血液在皮肤下跳跃般运动。窗外还是看厌了的枯燥街道,抬头又是一个连星星都不愿意出没的天空。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景色。



不过可能是月亮清澈皎洁的光或者是新鲜带有尘土味道的空气促使他在窗台旁站了许久,直到他又被一阵风钻了空。



チョロ松见状抱紧了手臂,隔着单薄的蓝色棉质睡衣,手心的温度不知少了皮肤表层体温多少倍,凉意从覆盖处向胳膊扩散。



恍惚过后,他这才想起关掉窗户。他已经尽量放轻动作了,可惜这年久失修不懂人情的屏障还是发出一声尖叫。



チョロ松回头走到被褥旁,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被旁边睡得正沉的长男征用,おそ松的身体以极其扭曲和诡异的姿势同时占据了两个人的位置,听起来就觉得他睡得无比香甜的低鼾声随着他的胸腔起伏富有规律的传来。



等待了一会,おそ松一点也没有改变睡姿的迹象。チョロ松沉默地盯着这张与他相似的睡脸。总归不能吵醒熟睡着的兄长。



他叹口气拉开衣柜另寻了一套被褥在十四松的旁边悉心铺盖好,钻进被中。



…………怎么这么冷啊。



他再度起身抱紧夏日用的空调被走到角落中,试图把身体周围的每一个漏风的缝隙都用被子填满。心想着明天起来一定要教训おそ松一顿。不知不觉困倦使他闭上了眼睛。



おそ松起夜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人。起初他还以为チョロ松碰巧也去上厕所。结果待他从厕所出来时,从客厅到房间,哪里都没有那个人的影子。他不知为何有些紧张。因为他夜视能力一向不好,还被桌腿绊倒磕伤了脚趾。



「痛痛痛…チョロ松那家伙到底去哪了啊!」他嘴里一边压低声音嘟囔着一边大力地拉开了纸门,一抬头发现了靠嵌有两面窗户的墙壁夹角处有坨什么白乎乎的东西。



他吞下口水略感惊奇,不过他还是蹑手蹑脚的靠近了。到了一定距离,他眯起眼睛向前探了探身子。被子,包着一个人的被子。似乎还是夏天盖的。他看向右脚边只剩下四个人的被褥,嘴角立马爬上了一抹带有揶揄的讥笑。



「我说,チョロ松君啊,」他以正常的分贝调侃道,向墙角的方向走去。「这么晚了躲在这种地方难道是在打手枪吗——?」



被子里的人毫无回应。おそ松再次咧开嘴角挑了挑眉。




「不介意让哥哥看看吧!」话还没落地,おそ松将被子毫不留情的大力扯开。



「…搞什么?」



おそ松觉得チョロ松几乎要在地上缩成一团,瘦削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双膝,表情凝重又好笑,眉头好像不甘心地拧在一块。这是受了一肚子气啊,おそ松在心里调侃着。




「チョロ松,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哦。」おそ松俯下身在他的耳边用不打算吵醒他的响度柔声说。果然チョロ松没有任何反应。说真的,おそ松头一次见他睡这么沉过。



然后おそ松几乎没有停留地,在チョロ松的耳垂上轻轻啄了一下。嘴唇好像掠过了一片冰。这才反应过来,おそ松吃惊地握住チョロ松的手,和那时被窝左边本应该有他躺着的被褥温度一样凉。



おそ松斟酌着,在吵醒他和继续让他冻着的方面抉择了下。思考完毕后,他把チョロ松搭在膝盖上的双手放在榻榻米上使其自然下垂,将左手臂穿过他后颈与墙壁之间的空隙,右手臂从大腿和小腿之间钻了过去。



他将他缓慢地抱了起来,膝盖骨硌的おそ松不太舒服。他的体温真的太低了,使得おそ松举手投足都充满着小心翼翼。チョロ松的头靠着おそ松的胸膛,睡颜柔和,没有白天常常表现出的盛气凌人和狂妄自大(最起码おそ松这么想),喷发出的呼吸引得他的脖颈一阵搔痒。



他留恋并不温暖的单向怀抱,却又担心チョロ松原本就体弱的身子,于是他以最快的速度将チョロ松塞进了被窝中。在他右边躺平后侧身双手环住了他的腰,额头抵着他的背脊。



反正这家伙也不会知道的。



直到背后传来平稳的呼吸声チョロ松才再度睁眼,心脏不安分地跳动,仿佛要蹦出喉咙。おそ松的手臂和大腿缠在他的身上使他动弹不得,他不禁面红耳赤。



这个白痴从刚开始都在干什么啊…!?チョロ松微微抿起嘴巴将头扭到右边。从那句打手枪开始他就醒了好吗!……实话说,本来还想吓他一大跳的,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亲了他!



想到这里,チョロ松的脸色更加羞红。耳垂上仿佛还残留着身后白痴嘴角的温度。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开始不均匀了,不,已经快要暂停了。



就这样持续到天亮吧,在温暖的被窝中安心睡去。



…………怎么可能会睡得着!!!



第二天的天气像第一天那么好。チョロ松依旧是第一个起床的。他闭着眼睛萎靡不振地摸索着身旁衬衫,轻车熟路地扣上扣子后草率整理了一下褶皱又套上那件像是代表性的绿色卫衣。



他要去帮妈妈买菜,而害他在厕所镜子中反射出疲惫神情的罪魁祸首竟然还在睡大觉。有的时候チョロ松打从心里觉得おそ松还像个未发育完全的小孩似的,做事不顾一切后果。包括他现在胡思乱想的脑袋。



他在玄关处蹬上鞋子,在瓷砖上习惯性地敲了两下,背上放在鞋柜上的黑色双肩包,扭开金属把手出门了。




出了家门口,チョロ松边盘算着钱包里的钞票边在脑内琢磨今早的菜谱。



他双手插进卫衣口袋,裤子在清早的平静中出发出摩擦声。眼看就要到达喧哗的菜市场脚步却拖的越来越长。



「应该不是对你一个人吧。」



昨晚温柔的怀抱。



「…或许这只是宠爱弟弟们的一个方式罢了。」

在耳垂上轻印下的痕迹。



「对谁都不是第一次了,一直没有发觉到罢了。」

被喜欢的人握住手,身体被抱到空中,亲吻,拥抱。
统统不要紧吗?


他驻足在市场大门处。


tbc.

谢谢观众老爷们能看到这里TOT!

评论(18)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