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病患

4444立4444

[Cryde]多眠之森

Craig→←Clyde
只不过都不太会表明自己的心意。因为大家还是小孩子嘛(

*ooc有
*情节捏造有
*有点恶。
*文笔烂的可怜

(有机会真想写次肉。)

早上七时不过半分钟,Craig就遵循体内的生物钟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他一如既往地推开玻璃窗,嗅着从外面飘来的混有少许尘土味道的新鲜空气,探出头望了望并不冷清的街道,并且向着阳光的方向伸了懒腰。这一连串的动作不仅会让他心情舒畅,还会让他精神百倍。

Craig拉开卧室的房门,趿拉着比他的脚大一圈的棉拖鞋向下走去,今天的地毯换了新的,瞅起来比以前那块儿干净,但是光脚踩上去的触感又和往日没有丝毫不同。客厅里正在播放着天气预报,因为妈妈在厨房里料理早餐,所以分贝不得大一些。他忽然想起今天的实践活动课——四年级生去森林里观察动植物。因此他也无心顾及这些。

他开始着手准备实践活动课需要的东西,听校长说,除了回学校还要做实验报告之外,他们还可以在森林里进行一次绝无仅有的“探险”。当然,老师们已经在森林里动了些手脚,能让学生们做的比较轻松一些。对于Craig来说这种事情简直是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

他也不禁联想到昨天匪夷所思的二人分组,据说是由Mr.Garrison抽签决定的。他很凑巧的抽到了和他整整冷战了三天的Clyde一组。

实际上——冷战,这个词并非Craig自己的定义。因为Craig多数的时候都觉得Clyde是可有可无的,就像是买一箱快要过期的牛奶上附赠的廉价塑料杯,唯一在乎的只有牛奶打了折扣。要知道,Clyde最令人厌恶的地方就是那天杀的懦弱,就像是一只令人随意宰割的羊羔,毫无还手之力。还动不动就哭鼻子…天啊,真是gay透了。Craig皱了皱他的鼻子,而且一想到Clyde将会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麻烦,他变得有些烦躁起来。

到了学校之后,Craig看到男生女生们打扮的就像是考古学家,头顶还戴了一顶看起来像是标准配置的土黄色的鸭舌帽。身边传来Mr.Garrison和那四个讨厌鬼嘈杂的拌嘴声,他无情地打断了没有营养的争吵,也同样要到了那顶可笑并且丑陋的帽子。他扣在头上,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Mr.Garrison又重新宣读了一下分组,内容和昨天的一模一样。正当Mr.Garrison读到“Craig和Clyde”时,他下意识地向前排的Clyde瞟了一眼。Clyde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恹恹欲睡地趴在桌子的左侧。就是因为这个分组他才如此闷闷不乐?Craig不屑一顾地别过了头,对此嗤之以鼻,心里却似打翻了调味料般忐忑难安。

Craig和Clyde同坐在校车的后方,前面的同学们对此感到很兴奋,因为最近的实践活动课少之又少的缘故,他们一路上喋喋不休地闹个不停,相比之下旁边座位的Clyde显得安静了许多。Clyde将头倚在车窗上,身体随着呼吸缓慢的节奏也小幅度的上下起伏着,应该是睡着了。他栗色的短发在和煦的阳光下折射着温暖的光芒。Craig竟然想去揉揉他的头。不过很快他就打散了这个奇怪的念头,因为从各种角度来说这种动作都十分的暧昧。

过了不大一会儿就到了那片据说“进去了就再也走不出来了”的失落森林(虽然南方公园的居民们都清楚的知道一路向南总会找到出口)。Mr.Mackey在入口再三叮嘱孩子们注意安全,不知道为何引来了Eric一串标志性的贱笑,气的Mr.Mackey握紧了拳头憋红了脸半天都没吐出来一句话。

Craig在教导主任训话期间将垫板、表格、铅笔归纳了起来,并交给Clyde拿着。然后他站在队伍里,双手搭在裤线的两边。他旁边的同学们都在不停地抱怨着,而Clyde始终一言不发。这倒是有些反常。“嘿Clyde,你今天……”“好了孩子们,你们可以进去了。好吗?”Mr.Mackey抬手打断了Craig没有说完的话,并用眼神示意着Craig不要发出声音。

Craig翻了个白眼,转身给了Mr.Mackey一个中指。

十组左右的孩子都有各自的地图和具体的线路,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不劳而获的人抢去。当然,除了身边有个不出力的人以外。Craig观察一棵不知名的树的树根时,差点把脸颊和地面上的泥土贴上,而Clyde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无精打采地站在一旁看着他。

“Clyde,你今天什么毛病?”Craig用手肘撑着地爬起来,一边拍掉身上的泥巴块一边随口问道。“你能不能吭个声,让我知道你还活着?”“我只是一直没说话而已。”Clyde耸耸肩不以为然。他今天穿着他喜欢的米黄和枣红搭配着的棒球衫,Craig觉得他可能是不想弄脏它,因为这衣服在旁人眼里也衬他合适到不行。

Craig眨眨眼睛,眼睛看向左上方,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已经过去有半个小时左右了,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集合了。而因为从始至终都只有Craig在为观察对象而努力着,使得他们没有完成应与时间相对的任务。

他可不想一个人当这组的苦劳力,于是Craig对旁边的棕发男生建议着:“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如果我们分开观察不同的植物的话效率提高很多。”Clyde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接着Craig又接着补了一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分开让Mr.Garrison评分。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一个小时后在这里见吧。”

七秒钟过后,不出意料,Clyde同意和他分头行动。他们将地图平摊在地面上,头碰头地蹲了下来,商量着该怎么分配比较合理一些。商讨过后他们又站起身来。Clyde拍了拍袖子上的灰。

Craig也没再理会Clyde,径直向下一个目的地走去。……不过说实话,他认为Clyde生病了。在刚才交流的过程中,他觉得Clyde平时就稍为显著的鼻音听起来更加的浓厚了,就像是在含着一口水咕噜咕噜地含糊不清。他尽力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而视线由地图看向为Clyde的时候,他也能清楚的感觉到Clyde的呼吸重的发热,像是吹风机的低热档,在这个干燥的夏日中也体现的格外突出。他有点担心起来。

却又什么都没做。

————————————

Clyde只觉得他脑里隐藏着一团巨大火焰焚烧着他末梢神经,暖色的火舌好像要湮灭了他的双眼,甚至都无法清楚地看向前方的道路。他不得不靠在一棵树下歇息一会,毕竟这实在是太难熬了。Clyde以为可以借此会与Craig重归于好,这下可好,影响了他的成绩,他会更加讨厌地自己了。想到这里,他用手掌抓住粗壮的树干上没有及时修剪的枝柯努力地想要站起来,却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挪动一丝一毫。

也许我只是太累了,应该休息一会,就一小会。肯定不会耽误我们的观察报告,也不会令Craig失望。Clyde又用背顺着凹凸不平的树干滑到树根下,闭上眼睛感受发烫的眼皮带给他的沉重。

不会太久的。

————————————

Craig有些后悔当初他转身就走的行径,他一开始以为是Clyde走的太慢了还是怎么回事都好所以才迟到,但是已经等他快一个小时了,他人在哪呢?Craig决定不再这个地方傻站着,而是自己去周围转悠转悠。

Craig四处张望着并且用双手扩在嘴的两边充当喇叭,一边用刚刚好的音量大声地叫着Clyde的名字。正好另一端也传来了学校导师叫着Craig和Clyde的声音,可是Craig并不想搭理他们,就算得了个E-他也不在乎。他只想单独找到Clyde。

他尽力地回想着交代Clyde的地点,并匆匆地赶到那些地方,却没看到Clyde留下来的一丝痕迹。他觉得他有点慌了,脚步开始变得杂乱无章,连喊叫的频率都走了样。他到底是在害怕着什么?

他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泥沼之中,短靴底清晰地传达出令人作呕的粘稠感,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Craig习惯性地有些恼怒地垂下眼帘看了一下腕表,如果排除Clyde并没有迷路或还有意识的情况下,他觉得单独找到Clyde的机会就会越来越渺茫。

至少直到他经过另一棵树荫下,他还是这么想的。他看到Clyde安稳地靠着那棵苍老而有力的大树,松了一口气。像是怕吵醒他一般,Craig蹑手蹑脚地走到Clyde的右侧,欠下身来,却又毫不留情地推了推他的右臂:“Clyde,伙计,起来,在这里睡觉只会使你的感冒更加严重。”

Clyde从鼻中传出一声轻哼,并将头稍稍偏转到了另一侧,避开了Craig的视线。Craig又尝试着叫了他的名字:“Clyde?”而靠着树干睡的正熟的男孩依旧没有在意。Craig又站起身,选择了一个合适的角度蹲跨在他的胯骨上,抓住他的肩膀,猛地摇晃了好几下:“喂,别睡了,起床了。”Clyde这才稍作了反应,他微微皱了一下眉毛,揉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看清身前的来人呆愣了几秒后又忽地一下子比刚才精神了许多。

“对不起……”他低头小声地道着歉,声音滚在喉咙处咕噜作响,不敢直视Craig的眼睛,“呃…我是不是耽误了你的报告?”Craig耐心听完他的话后不由得蹙紧了眉头,该死,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说报告的事情?Craig现在只关心Clyde的身体状况,他的声音为什么比两个半小时前还要含糊不清,他的呼吸为什么比刚刚见到时还要沉重。Clyde偷偷地观察到了Craig有些阴沉的神情,看到Craig的反应之后他觉得自己肯定又惹Craig不开心了,至少他的表情是这么告诉他的。

想到这里,Clyde的脸红了一层。Craig无言注视着Clyde因为尴尬而越来越红的脸,想起自己刚刚忘记向老师要管体温计,导致他现在无法判断出Clyde现在的体温。不过他想起妈妈在他生病时经常做的那个流程。他先拽掉了自己的帽子,又抬手将Clyde搭在额前柔软的头发捋到头顶,也将自己相对来说有些扎手的黑发随意捋了上去,于是就闭上眼将Clyde的额头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Clyde额头的潮热,也能清楚地感受到Clyde现在身体上是有多么不适多么难受。“发烧还逞强什么,你是不是傻逼啊?”Craig睁开眼睛看着连夹杂着潮湿的睫毛都在颤栗的人,面无表情地询问着。却又依旧与他头碰头,希望最起码能平分一些这烫人的热度。

Clyde闭着眼,他不敢应答Craig的话,因为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甚至都不敢睁开眼睛直视Craig。Craig见他没有反应,于是轻叹一口气,空出一只手绕到Clyde身后,轻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并将指尖插入在Clyde的发根里向下梳理着。他想让Clyde放松下来。触感和他上午在校车上臆想的没有任何区别,细碎柔和,带着阳光和泥土的味道。

Craig感受到Clyde浑身剧烈地一颤,接着他缓缓地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眼角湿漉漉的像是蓄积在眼眶里还没来得及流出的泪水。

Craig竟然鬼使神差地吻上了他的眼睛。他像对待娇艳欲滴的花瓣上的露水一样,仔细地用舌尖将他流下的眼泪顺着痕迹一点一点地舔舐,咸涩的液体滑进味蕾。Clyde本能地想要拒绝,便用软绵绵的手掌想要推开压倒在身上的Craig。可他的阻挡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处,就像是蚂蚁想绊死一头失控的大象。Craig见状便用单手钳住Clyde两只手的手腕,继续在Clyde的眼皮周围落下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Craig又用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将他的唇瓣送到自己的齿舌之间,在啃咬的同时也细致地描绘着他的下唇线,Clyde缩紧瞳孔,脑袋烧的一片糊涂,他不知面对Craig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Craig的舌头灵巧地撬开Clyde的牙关,又强迫着Clyde的舌头随着他一起纠缠。他的神情一如既往,除了眼中带着的偏执。

Clyde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小声呜咽了几声后,突然感觉自己的口腔被疯狂地掠夺与占领,而他就像是被逼向绝境的走投无路的弱小家畜。但他有些想将手臂环绕在Craig的后颈上,而手腕传来的压迫感提醒了他这不可能。Craig盯着Clyde半睁着的双眼,用力吸吮了一下柔软的下唇,他的唇上还残留着他在校车上喝的草莓牛奶的香甜。

Craig渐渐地减小了握力,并且用拇指与中指第二指节的侧方摁揉着Clyde有些发红的手腕。Clyde快速挣脱了他的掌控,并将双手垂在Craig的脖子上。Clyde感觉到,隔着他的唇齿,Craig真真确确地小幅度微笑了。他好像在确定某些事情,又不想让别人似的。但是却又不得不从外在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难道说,你吻我真的是因为喜欢我吗…?

Craig又再次在Clyde的口腔中胡搅蛮缠了起来,再次用舌尖扫过他的智齿,再次把他因感冒而变得粘稠的津液品尝到肚子里,再次将他因生理反应而面红耳赤的脸尽收眼底。Craig突然感觉自己下腹有些鼓涨,而他下面也慢慢地抬起了头。他不得不推开Clyde,又抬手帮他擦掉了嘴边残留的唾液。Clyde又垂下了头。

过了大约十秒钟,一只灰白色的小兔子蹦蹦哒哒地从草地中经过,抬头看到他们靠在树下,不解地歪了歪头又跳着离开。

Craig揽住Clyde的肩膀,将他的头按到自己的颈窝当中后又紧紧地抱住他,Clyde突然很享受他衣服上飘着不轻不重丁香洗衣液的味道,就如同他本人一样乖张却又温柔的不同人样。又持续了这个姿势十几秒,Craig抬起他的下巴,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一个吻。Clyde突然感觉他很不想离开他有些令人喘不过气的拥抱,就像今早的阳光在无意之间温暖了他,救赎了他。

“Clyde,”Craig突然靠近Clyde的耳边,嗓音随清风拂过,引起Clyde耳廓一阵瘙痒。“我喜欢你。”

…说实在的,比起世界上的所有花,所有鸟,所有令人惊奇叹惋美好的事物。对不起,那些都不重要。我还是喜欢你。

Clyde觉得自己眼前又雾蒙蒙的一片了,眼角又开始湿热了,像往常他受到了惊吓、感到担心受怕时泪腺就会这样,轻易地分泌出他在外人面前出丑丢脸的眼泪。而Craig看到他的脸时却是将这些恼人的,令人厌恶的水珠都统统亲吻了一遍,像是在小心翼翼的对待自己最爱惜的宝贝。

“是时候回去了。”Craig先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对Clyde伸出右手说道。

Clyde理所当然地握住他的手,借力晃晃悠悠地站住了身:“等等,那A+呢?”

“这不重要,傻逼。你只要跟我回去就好了。”Craig不动声色地背对过身回应着,对着后方的人竖了个中指。

                                   ——End.

这么可爱的cp,即便是小学生文笔的我也忍不住站出来奉上难吃的粮。

还有,希望观众老爷们能看的开心!

这六千字是分一个星期写的,前后看起来特别不搭调之类的问题,嗯,我懂。(……)

Craig内心里其实很喜欢Clyde,想跟他一起玩儿,却又害怕被别人嘲笑Clyde是个爱哭鬼,前期便自我催眠(扯)。而Clyde从始至终都是喜欢着Craig的,就是这么个无厘头的故事。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