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病患

4444立4444

嘿嘿~

二蝰:

久等啦——

西子酿葡萄:

【本宣】

大家好!久等了!

我和 @二蝰 合作的kyman无差公路三十题本终于印出来了!十分开心可以和她一起出这个本,一开始根本没想到可以真的印出来,这些都要感谢二蝰!本子内容量还是很足的,详细信息见图。

购买请走淘宝→戳我进入

【Cryde】爬出来,躺回去

555 闪哥的cryde强无敌 太好吃了👍

哈维撞墙:

CP:半僵尸Clyde x 吸血鬼Craig
警告:
*严重的OOC
*非常狗血
*设定没啥用
*有一句话Bebe x Wendy
*有轻微R-18G描写(大概)
*段落衔接很差,看完不要揍人

如果都OK,请往下(谁会OK啊)



-
噢,我吓到你了吗?抱歉,我的四肢还不是很听使唤。如你所见,除了能开口说话和进行没什么逻辑的思考外,我也算是个僵尸。我几个小时前刚从附近教堂的墓地里出来,对,就是南边那一座。应当是有几个小时吧,也许——我死的时候没带表。实话说,光出来就够费劲了,我为了不让那些活人们发现,还要把土原封不动填回去,就因为这,我的左臂在这一个半钟里足足掉了三次!

哇哦,我才注意到,你是吸血鬼吗?你皮肤好白,还有尖牙。

只是一个请求,我能和你一起走吗?我忘记我之前住在哪里了,我就算记得也不能回去,那些活着的无感情生物一个也不记得我,还会一边尖叫一边用花园铲子打爆我的脑袋。我明明只剩下大半块头骨了,这还不够可怜吗?

(本应当是叹气声,但气息通过不全的牙齿转变为无奈的嘶嘶声)

其实我本来以为你们吸血鬼是高贵的种族,难道也需要干偷鸡摸狗这种行当吗?好吧好吧,我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吸人血是不太好,你也不会想因为自己的一次进食就上了人家的报纸头条,所以能放下你的中指了吗,“小白脸”先生?

你知道吗,我死之前也想过如果我是吸血鬼会怎样,我小学的时候也流行过装扮吸血鬼的游戏。我还蛮奇怪的,这些我一毫不差全记得,为什么我记不住我家在哪里呢?

其实我生前不大喜欢僵尸,结果死后却成了一个僵尸!多讽刺,是吧?好吧,对不起,我先闭会嘴,我太吵了,你的面色可真难看。

(一阵短暂的沉默)

我不夸张地说吧,你的脸就跟我生前帮我妈刷栅栏用的白色油漆一样,所以看出你生气根本不难,血气上涌让你的整个脸看上去比一般人更红。不过我就不一定了,因为我……我还没有照过镜子,不过我已经猜到八成了,这里,对,我的脸,是绿色的吧?哎哟,真操/蛋!“绿得跟屎一样”这种话你能不能少说啊?

不过你现在没有生气了,对吗?你和我原先认识的吸血鬼不大一样,比如说,这只鸡……你不打算处理一下再下嘴吗?迫于生计?嗯,我是说,这或许是个很好的理由。幸好咬人只是我们僵尸的本能而非生存条件,但我和其他只会一边喊着“脑子”一边一瘸一拐走路的腐烂生物不一样,所以我可以不咬你,不过吸血僵尸好像更有趣,不是吗?

你开玩笑的吧,你要给我这个吗?说实话,我死之前的脑子告诉我我可能更愿意烤了它再吃,不过……也许我死后的胃袋会喜欢这种被吸完血而干瘪掉的……大概吧,我现在要开始试着想象它是一个卷饼。

(稀碎的咀嚼声和吞咽声,并伴有小声的惊叹)

不可思议!我吃下去了啊,我吃下去了!这东西比嚼轮胎还恶心呢,克雷格!对不起,我、我太激动了,你把帽子裹得太严实了,还有你头顶那个小毛绒球,简直跟他本人一样!我恍惚把你当成他了,请原谅我吧,老兄。

我觉得我的胃已经失去消化功能了——也是,如果我身上还有更多器官在运转的话,我已经不能称作为僵尸了。而且我在吃它的时候牙是不是掉了几颗?老天,如果它们再往下掉,我就得彻底闭嘴了!

(有物件稀稀落落掉在草丛里发出的窸窸窣窣声)

……嗨,现在是我的胃破了,那些碎碎的东西全数顺着我开着口的肚子掉出来了。我开始体会当一个半僵尸的难处了。谢谢,这是我的左手吗?你把它扔了吧,它已经接不回去了,而且我的右臂好像也有点松动了。

噢,他妈的。我说,他妈的——呼,呼,我突然感觉好饿,还有一股冲动——像澳洲回旋镖在我体内乱撞,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了?

(衣料的撕扯声和风声,混杂着低吼声微弱的尖叫声)

(厮打声,持续数分钟后平静)

我失控了,不敢相信…这代表着什么?对,你说的不错,我随时会被“吃脑子”这个肮脏的欲望支配身体的,到时候我就要和被撬棍爆头的绿色黏糊糊腐烂生物没有一丁点儿区别了。好笑的是,即使我这样攻击你,居然还被你扯掉了半条腿,我不痛,但它也已经安不回原位了。

这倒让我想起我二年级刚转到南方公园小学的时候。我因为和克雷格争抢一个玩具被他掐了耳朵,因而坐在地上哭了半个小时。我的老师把玩具从他手里拿回来给我,然后骂了他一顿。他心中有气,后来逢我就带着几个和他一般瘦弱的家伙喊我弱鸡。第二年在我生日派对上他捏了个泥塑给我——是我坐着号啕大哭的样子,捏的很难看,底座上还歪歪扭扭刻上了“哭包”两个字。我把它留在抽屉里,和我打了“F”的数学卷子放在一块。

你不介意我再多说几句吗?那你坐下来吧。如果我还能动的话,我会想去你的古堡看一看,我印象里的吸血鬼都住在那种阴冷漆黑,不近活人的地方。你没有?那你可能是个不酷的吸血鬼——开玩笑的,那双獠牙已经够能威慑人了,还有什么比它更炫呢?

总之,打那以后,他开始叫我的名字了,我还挺高兴的。我成功加入了他和那几个小瘦子的帮派,也一直待在一个小圈子里行动,直到高中。

我和他的学校隔的不算很远,但也不能算近。我和他再也不坐一趟校车上学了,只有在便利店遇见的时候会打个招呼。当时我在追一个金发妞,结果在我准备好九十九朵玫瑰花的时候,她的脸书更新了——她刚刚和自己的学霸闺蜜在一起了。我当晚抱着我的玫瑰跑到房顶上冲着月亮大哭,你猜怎么着,我把克雷格也哭到屋顶来了!

他一上来就冲我啐了一口,然后坐在我旁边一言不发。我少见他不用碎嘴子损我,注意力一转移,渐渐的就不哭了。谁知道我刚停,对面马上给我来了句“哭包”。我抽噎半天,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掏掏口袋,摸出来一个锡纸包,打开是个卷饼。

他跟我说,这是我晚饭,我没吃就被你个孙子吵出来了,给我把你那天杀的嗓子眼堵上。我接过来一边吃,一边又哭了。想想我本来是约那姑娘上楼顶看星星再表白的,现在除了旁边坐的是个臭老爷们,目标算是勉勉强强实现了一半。

我吃得那叫一个乐,他端详我手里玫瑰花半天,叫我把它扔了。我白眼一翻,我包装这破玩意也不容易,你说扔就扔啊。不过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大度,我把花一伸手递过去,那你就收下吧!他那边半分钟没反应,我抬眼一瞧,他整张脸全给我埋花瓣里面了。我赶紧把手撤开,他中指立马就上来了。紧接着气冲冲把花抢到手里来往楼下一丢,揣着兜就要走。我胡乱抹了几下脸就跟过去,这家伙居然脸红了。

等我下到楼底,他人早就没了影。我留在马路中央,心跳声也大得盖过汽车喇叭冲我响。

(喘气声)

我的故事就到这里了。我现在体内异样越来越严重,等不到明天早上,我就要开始传染咬人脑瓜子的病毒了!

瞧瞧,这里种着的全是玫瑰?我从刚才开始居然没注意到。趁着我还没失去理智,我要你做个决定,好吗?

我刚刚半路捡到一个打火机,还有油。就在这,还有玫瑰,美好的巧合。南方公园变化太大了,我也认不清我的家,只能把这里当成曾经的归属了。

现在点了我吧,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和这鬼地方一起化为灰烬的,而人们什么也不知道。

晚安,克雷格!

(打火机的引燃声和熄灭声)

我喜欢你。

(打火机的引燃声)

(烈火燃烧声)

(奔跑时脚踏草丛发出的响声和嘈杂声)


-
是不是都没想到我会写这对,太巧了,我自己也没想到(暴揍

其实是给立宝写的生贺,无奈最近有点忙,赶不上了,最后只弄出这么一个玩意TTT 现在回看一遍写的实在太烂,只求不嫌弃了。

最后一遍,这狗屎排版再出问题我自杀了………

我爱闪1314

哈维撞墙:

和我的好立宝!!@无敌病患 
第一次艾特人 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爱她了!!

「土方桑 我和真选组的各位会想念你的」

我愿意用唐七的性命换四贱21s出场搞事(什么

条漫 没看懂正常 因为我也不懂我在画什么

写的一手烂字

【sp-kytan】酒瘾



⚠s15e08衍生
⚠拒绝冷漠的凯哟  要爱护坦坦(??
⚠写的太屎………
⚠太尼玛ooc 快崩了我啊!!

1.


Stan隔天早晨将闹钟摁下的一刹那,地球上属于他的三维感官又离最接近事实的真相轨道偏离了一点。


他在床上再次闭上眼睛,试着用沉静的呼吸去稀释每天早晨耳畔环绕着的令人作呕的声响,仿佛他在进行一个发挥不出任何作用却又对他至关重要的过程。


Stan反手撑着床沿支起感觉轻飘飘的身躯在光滑的地板上站定了脚,无精打采地朝着浴室走去。


早安。
新的世界。



2.


“等等,Kyle,你说有一种病叫‘Ass Bugers’?”Eric的圆脸上浮现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眼睛瞟向右边戴着绿色帽子正抱着手臂不耐烦盯着他的男孩,“得了吧,别开玩笑了!”



Kyle强压着被面前这个好死不活的死胖子所点燃的怒火,深呼进一口冰冷的空气试着让自己好受下来:“该死的Cartman,不信的话我们打赌,我回家去问问我爸爸!”



Eric听闻不易察觉地轻微探出了脑袋,墨色的眼球骨碌到了对个儿,一辆由墨西哥司机驾驶的破旧校车缓缓向他们驶来。一旁的Kenny也偷偷顺着他的方向瞧去,疲惫地从同样破旧的橘色夹克里发出一声闷响。



“好啊,犹太佬,赌就赌!”Eric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并飞速地翻动嘴皮回答了他。



Stan颈部依旧僵硬的向下弯曲,盯着鞋子麻木不仁地不发一言。伴着愈来愈远的在他耳中截然不同的拌嘴声,涂刷着亮黄色却覆上薄薄一层灰尘的校车随着引擎熄灭的呼啸声接踵而至。



3.



Mrs.Marsh终于将Stan送进了等同于精神病院的医疗机构,因为Stan在Mr.Garrison的课上发狂似地发出咆哮,扯出了一大堆跟他脱不了干系的乱麻。



Stan大难临头却又无能为力似地微偏过头,看向正在与医生般人物交谈着的疲惫的母亲,听闻对方的话后她脸色苍白的像是一张干净的纸。



他略感无趣,无可厚非地眯起本应湛蓝得一塌糊涂现在却灰蒙蒙的双眼,打量着周围各个不不寻常的做着令人费解而又怪异举动的人们。



……无聊透顶。
他依旧冷眼相望。



4.


Stan尝试着呷下第一口威士忌,脑子里一片混乱。当浓烈的谷物发酵气味儿顺着舌尖儿上的味蕾溜滑进了他的食道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怎么样啊,小伙子?”一旁棕色皮肤五大三粗的男人探身以调侃的口气问候道,“感觉很棒吗?”


嗯……


他咂咂嘴回味着刚才的冲劲儿,企图停止躯干和大脑同频率的震动。之后他又惊奇地瞪大双眼——这已经恢复到以前的模样了。

Stan没有说话,旁边的男人却看着他的神情扯出一个微笑。


5.


头戴红色毛球绒帽的黑发男生跌跌撞撞地从电影院中晃出,手中提溜着棕红色带白色标签的酒瓶,喝的酩酊大醉。


Stan模糊不清的视野中出现前所未有的情景,他略微又凝视,发现前方人声鼎沸,不知名的色块儿都是人们拥挤在身上的衣着。


他加以思索,眼前却多了一抹绿色。



6.


“kyle,有人来找。”


kyle听闻应了一声。草草地用系在身上的白色围裙抹了手上滴下来的水珠,转身又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kyle!”


噢天,是Stan…


kyle极目迥望地看着对方步履蹒跚地奔走过来,略于心不忍地前去接应他踉跄着的身躯,Stan又有些重心不稳地一头载进kyle的怀里。



“嘿kyle,”对方用轻佻滑稽的声音将呼吸蹭在他青灰色的亚麻领子上,“我之前太他妈屎了,我好想你啊…”



kyle的眉头攒在一块儿,鼻腔中充盈着酒精的味道。他微微地将头垂下,几缕红棕色的发丝遮挡住了他的视线,又越过色斑望向Stan的眼睛。



他以前和他们一同制作圣诞短片的时候就如此形容过,这双眼睛是天蓝色的。



7.


“kyle,我爱你。”

他们鬼使神差地接吻了。


kyle背对着Eric卖汉堡的摊子,一手不轻不重地拥护着Stan的后背,一手压紧他长满蓬松黑发的后脑。



Stan呼吸愈来愈不均匀地喘息着,试图从呼吸道中汲取更多的氧气。两臂搭在kyle的双肩,面色潮红。



一吻终了,kyle有些小心翼翼地与对方隔出一段距离,又俯身舔吻他下唇上亮晶晶的唾液。



“Stan,你知道吗。”kyle有颗显得格外尖锐的牙齿磨噬着他柔软的嘴唇,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我也爱你。”



……给Cherry爸爸写的!!!

「SUPERMARKET GAME」  v2.0.0


●新增

一、独裁者:

Ⅰ.独裁者的生命比顾客多出一条(共有四条).

Ⅱ.独裁者有一次机会改变四阵队的老板人选.

二、代币:

Ⅰ.每轮游戏中顾客与独裁者各有五百元游戏代币(按照汇率来兑换当地货币,此处「五百元」仅代表人民币)。

Ⅱ.老板可以将官方作为银行,提出合理要求获取代币。


三、顾客:

Ⅰ.票选出真正的独裁者后,独裁者的游戏代币将平分给投票给真正独裁者的顾客。

四、模式:

Ⅰ.添加「1v1」模式的个人战,在官方的supermarket房间中进行每局一小时的淘汰赛(所有参与者皆为顾客,取消独裁者设定,将官方不指定工作人员作为老板)。最后的赢家可以获得由官方提供的神秘大奖一份(每份绝不雷同)。



五、药品:

Ⅰ.添加「血药」、「伪装药」设定。

Ⅱ.血药:将回复三分之一的生命。
    伪装药:可以伪装成别人的样子,只可持续三分钟。

Ⅲ.两种药品不出现在货架上,需参与者自行寻找。每轮血药有4袋,伪装药有一袋。

(官方温馨提示:两者皆为换取包装的膨化食品,请安心食用)





●优化

一、四阵队参与者的相处模式:

Ⅰ.各队参与者彼此知晓各自身份,依旧将独裁者统一为顾客。



二、奖品:


Ⅰ.获胜的阵队中的老板、顾客与表面参与获胜战队的独裁者将可以拿走在一轮游戏中所剩的游戏代币,并兑换成当地货币。


Ⅱ.如若独裁者一人获胜,将获得全体参与者的总体拥有剩余游戏代币的四分之三。




三、黑色手环翻新:


Ⅰ.每个黑色手环上嵌有三块薄玻璃片。玻璃片下会发出不同颜色的柔和的光芒,根据颜色来简明地区分阵队。

Ⅱ.采用「生命计数」制。若光芒消失,代表佩戴者的所剩的生命-1。




四、死亡:

Ⅰ.死亡后可以化作「游灵」模式,悬浮在半空呈灵魂状半透明状态进行观战(若想去三楼休息请将手环交给场内工作人员),余下存活参与者看不见游灵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