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angbiang

✨ 立霄 - jay迷妹。BigBang迷妹。

啥都不会混日子(。

持续掉粉中。

哈哈哈哈哈好难笑噢!!

画个d来满足自己 12版的 他超酷的

胜利xi!画的不太猴看大家轻喷…TOT!
随便打了几个宝宝的TAG((不太会
以后可能还会再画…胜利真好看呀

【sp-kytan】酒瘾



⚠s15e08衍生
⚠拒绝冷漠的凯哟  要爱护坦坦(??
⚠写的太屎………
⚠太尼玛ooc 快崩了我啊!!

1.


Stan隔天早晨将闹钟摁下的一刹那,地球上属于他的三维感官又离最接近事实的真相轨道偏离了一点。


他在床上再次闭上眼睛,试着用沉静的呼吸去稀释每天早晨耳畔环绕着的令人作呕的声响,仿佛他在进行一个发挥不出任何作用却又对他至关重要的过程。


Stan反手撑着床沿支起感觉轻飘飘的身躯在光滑的地板上站定了脚,无精打采地朝着浴室走去。


早安。
新的世界。



2.


“等等,Kyle,你说有一种病叫‘Ass Bugers’?”Eric的圆脸上浮现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眼睛瞟向右边戴着绿色帽子正抱着手臂不耐烦盯着他的男孩,“得了吧,别开玩笑了!”



Kyle强压着被面前这个好死不活的死胖子所点燃的怒火,深呼进一口冰冷的空气试着让自己好受下来:“该死的Cartman,不信的话我们打赌,我回家去问问我爸爸!”



Eric听闻不易察觉地轻微探出了脑袋,墨色的眼球骨碌到了对个儿,一辆由墨西哥司机驾驶的破旧校车缓缓向他们驶来。一旁的Kenny也偷偷顺着他的方向瞧去,疲惫地从同样破旧的橘色夹克里发出一声闷响。



“好啊,犹太佬,赌就赌!”Eric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并飞速地翻动嘴皮回答了他。



Stan颈部依旧僵硬的向下弯曲,盯着鞋子麻木不仁地不发一言。伴着愈来愈远的在他耳中截然不同的拌嘴声,涂刷着亮黄色却覆上薄薄一层灰尘的校车随着引擎熄灭的呼啸声接踵而至。



3.



Mrs.Marsh终于将Stan送进了等同于精神病院的医疗机构,因为Stan在Mr.Garrison的课上发狂似地发出咆哮,扯出了一大堆跟他脱不了干系的乱麻。



Stan大难临头却又无能为力似地微偏过头,看向正在与医生般人物交谈着的疲惫的母亲,听闻对方的话后她脸色苍白的像是一张干净的纸。



他略感无趣,无可厚非地眯起本应湛蓝得一塌糊涂现在却灰蒙蒙的双眼,打量着周围各个不不寻常的做着令人费解而又怪异举动的人们。



……无聊透顶。
他依旧冷眼相望。



4.


Stan尝试着呷下第一口威士忌,脑子里一片混乱。当浓烈的谷物发酵气味儿顺着舌尖儿上的味蕾溜滑进了他的食道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怎么样啊,小伙子?”一旁棕色皮肤五大三粗的男人探身以调侃的口气问候道,“感觉很棒吗?”


嗯……


他咂咂嘴回味着刚才的冲劲儿,企图停止躯干和大脑同频率的震动。之后他又惊奇地瞪大双眼——这已经恢复到以前的模样了。

Stan没有说话,旁边的男人却看着他的神情扯出一个微笑。


5.


头戴红色毛球绒帽的黑发男生跌跌撞撞地从电影院中晃出,手中提溜着棕红色带白色标签的酒瓶,喝的酩酊大醉。


Stan模糊不清的视野中出现前所未有的情景,他略微又凝视,发现前方人声鼎沸,不知名的色块儿都是人们拥挤在身上的衣着。


他加以思索,眼前却多了一抹绿色。



6.


“kyle,有人来找。”


kyle听闻应了一声。草草地用系在身上的白色围裙抹了手上滴下来的水珠,转身又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kyle!”


噢天,是Stan…


kyle极目迥望地看着对方步履蹒跚地奔走过来,略于心不忍地前去接应他踉跄着的身躯,Stan又有些重心不稳地一头载进kyle的怀里。



“嘿kyle,”对方用轻佻滑稽的声音将呼吸蹭在他青灰色的亚麻领子上,“我之前太他妈屎了,我好想你啊…”



kyle的眉头攒在一块儿,鼻腔中充盈着酒精的味道。他微微地将头垂下,几缕红棕色的发丝遮挡住了他的视线,又越过色斑望向Stan的眼睛。



他以前和他们一同制作圣诞短片的时候就如此形容过,这双眼睛是天蓝色的。



7.


“kyle,我爱你。”

他们鬼使神差地接吻了。


kyle背对着Eric卖汉堡的摊子,一手不轻不重地拥护着Stan的后背,一手压紧他长满蓬松黑发的后脑。



Stan呼吸愈来愈不均匀地喘息着,试图从呼吸道中汲取更多的氧气。两臂搭在kyle的双肩,面色潮红。



一吻终了,kyle有些小心翼翼地与对方隔出一段距离,又俯身舔吻他下唇上亮晶晶的唾液。



“Stan,你知道吗。”kyle有颗显得格外尖锐的牙齿磨噬着他柔软的嘴唇,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我也爱你。”



……给Cherry爸爸写的!!!

「SUPERMARKET GAME」  v2.0.0


●新增

一、独裁者:

Ⅰ.独裁者的生命比顾客多出一条(共有四条).

Ⅱ.独裁者有一次机会改变四阵队的老板人选.

二、代币:

Ⅰ.每轮游戏中顾客与独裁者各有五百元游戏代币(按照汇率来兑换当地货币,此处「五百元」仅代表人民币)。

Ⅱ.老板可以将官方作为银行,提出合理要求获取代币。


三、顾客:

Ⅰ.票选出真正的独裁者后,独裁者的游戏代币将平分给投票给真正独裁者的顾客。

四、模式:

Ⅰ.添加「1v1」模式的个人战,在官方的supermarket房间中进行每局一小时的淘汰赛(所有参与者皆为顾客,取消独裁者设定,将官方不指定工作人员作为老板)。最后的赢家可以获得由官方提供的神秘大奖一份(每份绝不雷同)。



五、药品:

Ⅰ.添加「血药」、「伪装药」设定。

Ⅱ.血药:将回复三分之一的生命。
    伪装药:可以伪装成别人的样子,只可持续三分钟。

Ⅲ.两种药品不出现在货架上,需参与者自行寻找。每轮血药有4袋,伪装药有一袋。

(官方温馨提示:两者皆为换取包装的膨化食品,请安心食用)





●优化

一、四阵队参与者的相处模式:

Ⅰ.各队参与者彼此知晓各自身份,依旧将独裁者统一为顾客。



二、奖品:


Ⅰ.获胜的阵队中的老板、顾客与表面参与获胜战队的独裁者将可以拿走在一轮游戏中所剩的游戏代币,并兑换成当地货币。


Ⅱ.如若独裁者一人获胜,将获得全体参与者的总体拥有剩余游戏代币的四分之三。




三、黑色手环翻新:


Ⅰ.每个黑色手环上嵌有三块薄玻璃片。玻璃片下会发出不同颜色的柔和的光芒,根据颜色来简明地区分阵队。

Ⅱ.采用「生命计数」制。若光芒消失,代表佩戴者的所剩的生命-1。




四、死亡:

Ⅰ.死亡后可以化作「游灵」模式,悬浮在半空呈灵魂状半透明状态进行观战(若想去三楼休息请将手环交给场内工作人员),余下存活参与者看不见游灵的存在。


「SUPERMARKET GAME」






           二十一世纪现代人因为社会问题而制造出的减压游戏。由于Supermarket game规模不断扩增、知名度不断提高而晋级成了国际比赛。世界各处都存在着Supermarket game馆来提供人们消遣,已经成为了游戏界的主流。






一、参与者的分配与角色人数限制


●supermarket game参加人数必须为8人以上。有三种角色:「老板」、「顾客」、「独裁者」(注:独裁者每轮game只会有一个)。


●官方按照人数随机分配游戏角色,以老板为头目将参与者通常分为四方,阵队名称需由参与者共同协商。

●官方除老板之外不公开各家阵营,对所有人不公开游戏身份与游戏参与人数,全凭参与者自己猜测来抉择如何与其他参与者相处。

        

二、游戏角色设定

        

1.老板


●每方只有一个。不参与顾客与独裁者之间的比赛,却是如同军师般发号施令的人物。


●由于官方随机分配的原因,可能是所有参与者中的任何一人。


●老板所属的supermarket区域的装潢、贩卖的物品、武器、价格。官方将询问一些问题,会由老板自身的价值、三观、品质来决定。


      

2.顾客


●顾客人数占参与者人数中的比例最大。顾客的所作所为不得反抗和违背老板的一切公开指令。开局后要快速选购在自家阵队的supermarket要购买的东西,用游戏代币结账。



●顾客与其他除老板之外的独裁者在supermarket中用在自家阵队所购买的武器进行每局为三十分钟战斗。若一局死亡人数超过半数以上,此阵队出局。


●共有两次复活的机会。在supermarket game馆中任何时候都备有五感,被对方杀死时也会有真正痛楚的百分之七(注:只是由于某些不能公开的黑科技,请参与者放心,出了supermarket game馆后参与者依旧毫发无损)。



3.独裁者


●每轮只有一名独裁者,官方不会对任何一个老板公开独裁者的身份,将统称为顾客。但也与普通顾客一样,独裁者在Supermarket进行四方之间的厮杀。




●独裁者表面上属于四阵队中的某一个,实际上是一个个体,可以肆意杀掉任何参与者。若顾客或老板仅残留为全部参与者的百分之十,独裁者将获胜。




●每局过后将会由官方NPC(如收银员、导购员、促销员)暗下去询问全部参与者觉得独裁者是哪位参与者。若得票最多的人是顾客那么ta将被淘汰一局,若得票最多的人是独裁者将会直接死亡,永不复生。接下来的游戏不必顾虑独裁者的存在。







三、关于supermarket game馆的地域与游戏设定



●游戏代币由官方提供,与所在国家使用的货币汇率一样。购买后的商品不得带出馆外。



●一楼与二楼有两间被分成四块儿区域的大房间(注:可同时进行两轮游戏),作为四阵队的supermarket。想参与游戏的人需打电话预约,不得进场内预约。彼此不知晓同一局参与者的任何信息。



●supermarket game馆的工作人员将会在电话里录下参与者与接线员的对话,来评判对方的素质与涵养。按照随机抽出的老板的印象来迅速在一楼布景,选取商品与武器。



●游戏局数与天数由参与者人数与玩家自愿选择天数决定。大体上分为一天、两天、四天。天数越多价格越昂贵。官方会提供三楼的双人主卧(注:含单独浴室与洗手间),共用的餐厅、游戏厅、咖啡厅、健身房与书店来排遣游戏带给参与者的疲惫。




●若在游戏当天是其中一位参与者的生日(注:必须持有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或中高考完的学生(注:必须携带准考证),四阵队的supermarket房间将会开启彩蛋模式。如若晚上住宿在supermarket game馆,咖啡厅将会提供一份六寸黑森林蛋糕和一杯热巧克力。




四、注意事项



●不可以调戏场内任何NPC与工作人员,不可以调戏场内任何NPC与工作人员,不可以调戏场内任何NPC与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佩戴在参与者手腕上的黑色手环不可随意摘除,如若体验不到supermarket game带给您的刺激,恕本体验馆无法负责。



●参与者必须在七岁以上,否则直接遣送到儿童活动室。



●参与者不可以在supermarket房间内恶意破坏公共设施,不可以在内吃外带食物。



最后,我们supermarket game官方旗舰体验馆衷心祝您游戏愉快。








自己做梦脑的游戏设定……傻透了

[原创]第一个字在说谎。(一)




「A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像是在久久无人问津的仓库中排列整齐却又杂乱、上部积满灰尘和棉絮,又因从未受过阳光洗礼的潮湿而长出绿色霉菌的其中一个小不点儿纸盒。




「也或者它是因外界原因而变得破旧不堪,A打从小时候起就未想到要去拆开它一探究竟。毕竟从他两三岁起,他就能开始记住他周围与他血脉相承的兄弟的性格特征。而且他不得不承认,在那会儿的确是件很值得父母自豪的事。





「咳——扯远了。总之那个记忆可以拟成一个在超市角落随处可见、有的上面还标着轻拿轻放的纸箱子,周边有着他和某位与他冠有相同姓氏的同卵兄弟的蜡笔涂鸦。连斑驳的颜色都皲裂得不成样子,一副被直晃晃的太阳照射了有半个世纪那么久。





「天晓得A为何从来不喜欢刨根问底,他放任它随波逐流,如同其他无可厚非的流水账一般滚滚直入脊骨、再顺着脆弱的尾椎一路向下,不知顺着哪个可以令人勾起龌蹉思想的地方随着欢愉离开了。」




「听说这可能只是一个梦。」





「这有点相似于希腊神话中的潘多拉魔盒,不过至少A从不愿意这么形容。这可是他亲身经历过的、许算是可以将别的零碎的主体经验混杂为一谈。





「不过它却在A的左心室中毫不吝啬地独占一隅之地,因由它不着痕迹却富有实体沉甸感的存在,最厚的心脏薄膜都要被挤爆……」





「恕我打断一下,您究竟是想要说什么?」医生问。「先生,您像是在读小说似的。」





「我知道、我知道。」B放在灰色合板制成的写字台上的手中摆弄着一根看似年头很久却又价格不菲的钢笔,他不耐烦地用镀了银笔帽边缘去刮掉笔尖上的锈。「您先听我讲完…」






「再给我几秒钟的时间,先生。」医生紧蹙着眉毛盯紧对方手上那根笔管发黑的钢笔,又毫不留情抬起头来继续旁若无人地碎碎念着。哈,好家伙,一个生活在大人国里带有批判主义色彩的角色。「你知道的——听起来像是带有风花雪月、陈词滥调的三流小说。」






「这倒不见得,我想我的语言水平还没那么差。」B有意避开医生犀利而又辛辣的发言,「总之,我先继续说下去。」




医生语塞后又再度想开嘴巴,看来这位多事又步入更年期的中年地中海又想再抨击个什么,可惜硬生生被他的话给拦腰斩断。





「再后来A就作病了。」B说,「…over。」





「…您是想说这已经结束了?」地中海医生不可置信地问着,带有脂肪粒的上眼皮因眼球突然的鼓涨所弯出一个奇异的弧度,要是B不客气的说,像是口袋妖怪里假设使它变得惊讶的角金鱼。





没错,B在心里默念着。可是我和他还没结束。






「您应该带他见见我。」医生自顾自地说着,眼睛又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了。「…您竟然就这么唐突地结束了,实话讲,我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






B在医生期许又直勾勾的目光下一边慢吞吞地起身,一边将钢笔插入自己胸前的口袋中,确定笔夹紧紧地支撑住它细微的重量后,他才完全挺直腰板。





「我会的。」B说,便转过身子跨步走开了。





出去时一片昏暗,医院对面不远处的塔楼挂钟指针已在左半边形成钝角。远在二环内零碎的星火透过薄雾散出,B百无聊赖地搓了搓手掌。




「好的。」B蠕动着嘴唇轻声道,胶鞋上一只不足鞋带一百分之一长的郊区棕红色蚂蚁顺着鞋帮缓慢而坚挺地爬行,B垂下头仔细地瞧着,后来把它吹到一旁去了。





……有些值得令人称赞、美好的事物,在他的眼中净落成了丑陋,现实的像是被扒去做皮草的貂。





就比如说,不会做噩梦的孩子、丑陋的孩子,和不会做噩梦的丑陋的孩子。






tbc.



感觉不会有人看,是让自己开心开心的!一开始这梗(?)打算写osochoro的,本来都给Cherry看过了,最后还是觉得不适合呢~!

明天就要一模啦,为自己加油w

随手。桃花都——开了呢!

毫无技术水准的…!